| 新能源汽车人物

庞青年的政商生意经

来源:投中网零度工作室    时间:2019-10-18 10:03

   曾因“水氢车”而陷入风口浪尖的青年汽车如今引发了一轮新的争议。
  日前,工信部公布了《关于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情况的公示》,在获补名单中,青年汽车也在其列。但与外界质疑矛头不同,投中网发现,青年汽车此次获得补贴的车型中并未出现氢能源汽车,亦无水氢汽车。
  青年汽车由浙江商人庞青年成立,下设商用车、乘用车和汽车部件三大板块,2017年8月21日,青年汽车高调宣布公司生产出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2019年5月23日因《南阳日报》一篇充满争议的报道让名不见经传的青年汽车饱受争议,其宣传的“水氢车”技术也成为众矢之的。
  除此之外,投中网发现,青年汽车背后的庞青年从2014年起开始成为“老赖”,失信行为多达21次,且众多失信行为中不乏与地方政府旗下投资机构纠纷。尽管如此,庞青年及青年汽车依然长袖善舞,多次获得合作机会。
  所获1.18亿补贴无关水氢车
  根据此次工信部此次公示文件显示,青年汽车2017年度申报补贴的车辆数量总数为549辆,企业接收的补助资金为1.18亿元。就在半年以前,青年汽车才因为报批的343辆新能源汽车达不到补贴标准,险些颗粒无收。
  2018年9月,国家工信部曾对于2017年新能源汽车补贴申报企业进行初审,青年汽车申请的343辆新能源汽车因累计里程不足2万公里,经过核定,不能计入补贴名录(即被“核减”)。2019年4月,《2017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补充)清算审核终审车辆信息表》的终审版本被公布,在此次的版本中,因累计里程仍未满2万公里,青年汽车申请的343辆新能源汽车依然未能改变被核减的事实。
  电动汽车观察家邱锴俊告诉投中网,如果企业报批的新能源汽车因为累计行驶里程不足被核减,下一次报批之前满足了里程需求,可以以同一批车再次报批。补贴申报有周期,由主管部门向企业下发通知,但每年可申报次数并无定例。
  投中网查询发现,青年汽车此次接受新能源汽车补助的公司为其旗下核心车企“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而获补车辆型号皆为纯电动客车及公交车,储能装置属于磷酸铁锂电池。
  与外界的质疑不同,此次青年汽车获补的车辆中并无水氢汽车,也没有使用氢燃料电池的电动车。邱锴俊告诉投中网,氢燃料电池车、纯电动车和插电混动属于并称,既然本次青年汽车的受补贴车型属于纯电动车,就不会是氢燃料电池车。他同时表示,氢燃料电池车也要用电池,俗称电电混动。就客车动力电池来说,磷酸铁锂是最普遍的。
  值得注意的是,青年汽车在2017年曾有骗补前科,也因此曾被暂停申报新能源车型资质。2017年2月,工信部曾因为青年汽车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的的245辆新能源汽车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对青年汽车作出处罚。
  公开资料显示,青年汽车的前身为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客运大巴及公交车生产,曾为北京两会提供大巴车。
  2019年5月,《南阳日报》的一篇文章曾使庞青年和他的“水氢汽车”名声大噪。在后续带领媒体探访水氢汽车生产时,庞青年又语出惊人,称发动机排出的水能喝,加深了市场对于“水氢汽车”的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庞青年口中的水氢汽车的主体制造企业实则为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该公司持股51%的大股东为庞青年儿子、儿媳等自然人成立的公司。南阳高新区管委会全资子公司亦参与其中,持股比例为49%。
  屡次获得地方政府支持,后期纠纷不断
  用“水氢汽车”撬动南阳政府投资,或与庞青年在政商关系上长袖善舞的特点密不可分。投中网梳理发现,庞青年获得的政府支持或合作远不止南阳。
  比如,庞青年的老家浙江,就给予了青年汽车从舆论到资金的一系列支持。2018年5月,浙江省科技厅公示显示,青年汽车向浙江省申请了343辆新能源车补贴,共计约7418万元。但在浙江省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评审会后,青年汽车实际获得补助的新能源车数量为350台,获得补助7568余万元。
  庞青年因“水氢汽车”备受质疑时,浙江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陈洪曾接受多家媒体采访表示:“不管他人怎样,他努力做这个事。我觉得没有什么可骂的。”
  而江苏如皋市也曾有与庞青年合作的传闻。2017年4月,庞青年曾公开表示,2016年8月成立的如皋新能源产业基金将持有青年汽车30%的股权。通过公开可信数据,投中网发现,庞青年提到的如皋新能源产业基金或指向一只名为“如皋中融锦时产业投资发展基金中心”的基金。如皋市人民政府间接持有该基金30%股份。
  但投中网未能查询到如皋中融锦时产业投资发展基金中心对青年汽车的投资事件。且该基金已经在2019年8月申请了简易注销,因为营业执照丢失,目前正在进行营业执照作废声明。投中网未能联系到该基金相关人士对庞青年所称的投资予以述评。
  除此之外,庞青年的儿子庞浩亮实际控制的南通百应能源有限公司,则有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的参与,该管委会间接持有这家公司11.22%股份。
  但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此前与庞青年合作的政府投资机构曾不止一次与之发生纠纷。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15年10月,庞青年因“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再次成为老赖,原告方则是泰安开发区泰山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穿透股权,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泰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安管理委员会。
  而此前还有媒体报道,青年汽车曾在宁夏石嘴山市和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以投资建厂为名获得矿产资源,并迅速转手卖出套现。《华夏时报》曾就此事采访一位宁夏石嘴山市的一位正处级官员,对方直言:“我们的评价是,政府遭遇了一场骗局,对手的能力太强,我们感觉受骗,但又无法维权,只有吃哑巴亏。”

国际新能源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国际新能源网无关,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凡注明“来源:国际新能源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际新能源网,转载时请署名来源。

本网转载自合作媒体或其它网站的信息,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

分享到

阅读(3218)

最新推荐

更多新能源信息推荐 >